這裡莉莉/liliko etc.。
亂七八糟的博客開一堆,這裡大概是個雜物放置處 。
大部份是圖,少量腦洞產物。
近期ff14&15 p5❤

生长痛 【Karry X 马思远】(白色情人节贺文,男生学院自习室第五话的深夜脑洞)

简直棒的不行…………!!!!满足了窝一切对K远的美好幻想_(:з」∠)_甜的睡不好觉了(。

凯源永绊:

生长痛


大家好这里是蟹膏老汤圆,大家可以叫我小西~


昨天在群里说好的深夜脑洞,写了一天,欢迎品尝~


第一篇凯源文,好激动~


P了个S:【注意】【看这里】请各位大侠千万千万,别艾特本人!


                                              给我留条活路吧!!!!


    【Karry x 马思远】 


    我盯着你的嘴唇的时候可以想很多事情,也可以什么都不想。有时我其实听不清你在说什么,只是在你等我反应的时候习惯地点头微笑而已。所以当你用那样的表情质问我,其实我是不知所措的。因为刚刚懂得,才会没法克制。我不知道青春什么时候开始,只是长大的感觉,有那么点痛。——Karry


    1.


    马思远有点不太好形容最近的心情。


    他觉得从Karry来了之后自己就有点怪怪的。不过连二文都没发现,可见自己掩饰得还不错。可是有些东西,能不能被看出来其实没那么重要。就像这种假装的若无其事,骗得了二文,骗得了Karry,却骗不了他自己。


    他挺恨自己这个样子的。那些似有似无的笑意,有意无意的肢体接触,Karry仿佛信手拈来。马思远怕自己想多了。说不定这真的只是人家的习惯呢。


    Karry热情地请二文吃牛排的时候和凑近了和卫斯理说悄悄话的时候他都没敢抬头。万一人家故意等在那想抓住他在意的表情呢?万一人家就是刺激他想得到他的回应呢?


    万一……万一人家根本没什么心思,根本不在意他的反应呢?


    不行。他不能让自己陷入自作多情的境地。一个人忽冷忽热酸酸涩涩地演得高兴,却没人在意你是不是故作镇定地喝完整杯恶作剧的醋柠檬。他有心说服自己接受这是场独角戏的真相,可那比现在这种若有若无的担忧更让他难受。那种存在于内心深处的小小希冀时不时冒出来折腾一下,硬是按回去的时候,全身都会跟着狠狠地一疼。 


    尤其是他发现Karry总是盯着他的嘴唇看。明明比自己高,为了把脸凑近还驼了点背。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望着那一单一双还有点吊梢的桃花眼放空。那目光仿佛带着热量,烧得自己的嘴唇特别的痒。但他又不能挠,所以就不受控制地拼命说话。天知道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人的睫毛怎么这样长。Karry从来不打断他。就那么盯着他动个不停却依然很痒的嘴,脸上带着点纵容的笑意。他甚至认为不管他说什么,Karry都会觉得是对的。然后他就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但是就在他开始小鹿乱撞的时候,他发现Karry不喜欢他碰他。他觉得挺不公平的。明明Karry自己美式做派,每天对他亲密无间地又搂又抱,还老是摸他的头。但每当他顺其自然地回应一下,都会被下意识地躲开。这完全被对方主导的距离对他简直是一种折磨。 


    马思远觉得这样下去他就坚持不住了。


    他不想承认这是单相思,他认为这只是对对方暧昧表现的一种可能的误会。他不愿意因为这点误会就纵容自己真的动心,然后发展成真正的单相思。


    他的头也疼了。妈妈说这个年纪头疼是正常的。她说这叫生长痛。


    2.


    Karry发现马思远最近在躲他。


    他最初以为自己神经过敏,就像偶尔会发生的那样。可是当他一个星期都没在自习室见到马思远才承认,再自我安慰就是蠢了。


    Karry从美国回来之后,感觉自己从里到外都发生了一点变化。伴随着长高和变声到来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敏感和全身血液都烧起来的煎熬。


    这种变化让他有点恐慌。出生以来的第一次,他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出于掩饰和礼貌,他每次都只能盯着马思远的嘴唇看。有时他其实听不清马思远在说什么,这时候他的脑袋里通常很嘈杂,那些噪音赶不走又抓不住,他只能干脆放弃,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肉肉的嘴唇和雪白牙齿的轻轻摩擦。这感觉像一只小手搔在身体里的最痒处,缓解了一时的燥热,却治不了根本。他不能自已地越凑越近,然后在某个位置突然回神,习惯性地点头微笑着回应那在等他反应的呆呆傻傻的表情。


    同样不受控制的还有他的身体。他的手总是在他意识到之前就搂了上去,他只来得及感受手掌下宽大的校服下面,那还没来得及发育的少年过于纤细的触感。那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但是同样的场景如果反过来就是场灾难。尤其在自己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被马思远突然碰到,那感觉不亚于摸了一下电门。他已经经历过身体的某些难以启齿的暗潮,却不愿意承认那暗潮每次都与马思远有关。想要靠近却害怕被靠近,他解释不通自己这些怪异的行为,担心终有一天对方会开始讨厌他。


    在他看来马思远是拿他当朋友的。可他对拿他当朋友的人却起了别的小心思,这让他感到羞耻。他需要竭尽全力地避免自己的症状继续恶化,免得连朋友都做不成。


    但是,因为刚刚懂得,才会没法克制。他全身的骨骼都开始疼痛起来。


    班长委员会例会,马思远从进门开始,除了和所有学弟一样鞠躬说了声“学长好”之外就没抬头看过他。会议结束之后他像往常一样靠近攀谈,却被明显带着客气和礼貌的笑容定在原地。在看对方做作地找个借口快速消失之后,Karry不得不开始正视自己可能已经不受欢迎的事实。


    这怨不了别人。都是自作自受。他觉得可以到此为止了,不能等人家真明着说讨厌你的时候才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吧?要先从努力不见马思远开始。虽然他没有信心能够坚持几天。 


    Karry坚持了三天,然后动手写了篮球队改进计划交到了校长那里。他努力说服自己这不是因为马思远是篮球队长,但随即对自己的智商表示出深深地歉意。


    Karry的心脏得了病,总是一抽一抽的疼。那疼痛钝钝的并不激烈,却跟随着血液一起,蔓延至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中。无法治愈,只能任其隐秘而放肆地生长。


    3.


    这几天马思远过得并不愉快。


    他以为躲会是一个有效的方法。避开了Karry的暧昧接触,就是离开了传染源,却治不好他自己的病。他的头疼一点也没减轻。特别是因为他的躲避,Karry不厌其烦地追过来,让他莫名其妙地愤怒起来。


    这种愤怒在教练宣布Karry成了篮球队长的那一刻达到了巅峰。


    他不明白Karry到底是什么意思。从自己手中抢走东西是不是真的那么好玩。这行为在他看来及其的幼稚,就像幼儿园的小男孩为了引起伙伴的注意而抢走对方手里的玩具一样。他现在可以肯定Karry对他并没有什么粉红色的心思了,连同以前的若即若离的举动一样,都是因为觉得有趣,逗他玩的。


    有了这种认知,预料的轻松感却没有来。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失落”来形容了。当队友们对他报以同情的目光的时候,他竟然也可怜起自己来。


    他还不能肯定自己对Karry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但不管怎样,这都是单方面的。是挺可怜的,不是么?


    因为头疼,马思远实在是过于心不在焉。于是他就在一次进攻练习的冲撞中拉伤了腿。明明浑身是汗的坐在地上抽着筋,他却因为这尖锐的痛感而从绵延不绝的头痛中解放了出来。这种痛很酣畅,很痛快,强迫他从顾影自怜的深渊中抽离,带来一阵难得的轻松,让他想放声大笑。


    但这短暂的轻松并没持续多久。Karry冲到他面前的时候因为没刹住,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哐地一声。接着双手有点抖地对着他自己捂着的那条腿摸了过去,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慌张。


    “哪里疼?哪里疼?这里吗?”


    听到这声音马思远的眼泪就涌出来了。他好不甘心啊。Karry这样对他,要是真喜欢他该多好啊。怎么能对不喜欢的人这样呢?这不是坑人呢吗?


    马思远恼羞成怒地抓着Karry的手想甩开,又舍不得。他终于弄明白了,对方那么紧张地关心自己的时候,那种自全身涌起的喜悦根本无法忽视。他给了自己单相思的最终判决,自暴自弃地抬头看Karry的眼睛。


    那双狭长而明亮的眼睛少见地专注着直视进他的双眼。他的心开始飞快地跳动,甜蜜却痛得无法自持。


    他还是喜欢上他了。在刚刚明白他只是耍他玩的时候。


    4.


    马思远抬头的一瞬间,Karry的脑子就爆炸了。


    他试图让目光离开那双氤氲着泪水的眼睛,但却只能像中了什么魔咒一样定定地望着。


    你不能这么看着我马思远,他在心里愤怒地咆哮,你得拿出点讨厌我的样子来。我现在这样已经很辛苦了,这么下去我肯定控制不住,咱们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他不图马思远回应他什么。就以朋友的身份呆在那让他能看到,他就满足了。Karry因为这点不能说的小愿望,产生了浓重的危机感。


    他上前搂着马思远的腰把他撑起来,跟教练打好招呼送他去了医务室。知道他因为几天后和三中的比赛努力训练了很久,温言细语地安慰他,嘱咐他好好养伤。


    马思远看上去有点沮丧,也因为这样,没有对Karry表现出什么反感,乖巧温顺得有些过分。Karry很少见到他这么听话的时候,于是手脚不知道往哪放,只能直挺挺地坐着。两个人自认识以来第一次没有针尖对麦芒的相处,明显都不太习惯。


    Karry想问问老师有没有缓解心脏疼痛的药,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开口。


    直到比赛之前,Karry都没有再见过马思远。他很意外马思远真的老老实实回家养伤了,接他的电话也回到了以前的亲切,好像不再有生疏和隔阂。比赛当天在球场见面也不再客客气气地打招呼,恢复了原来话唠碎嘴的活泼。


    一切仿佛都回到了从前。


    直到刚刚开场五分钟,马思远就被Karry从场上拉下来换了人。


    他就那么一脸严肃地看着马思远在场边发飙甚至发疯,一点都没有动摇。其实他很少拒绝马思远的任何要求,也从不反驳任何意见。但这次他甚至一点余地都没留。


    他知道马思远一定非常生气,也可能因此重新或更加讨厌他。可他不能顺着他。他看着马思远咬着牙一瘸一拐地带着全队在场上冲锋陷阵,没几分钟就一头一身的汗,脸都煞白煞白的,他实在太心疼了。疼得他拼命咬牙也忍不了。他没有治心脏的药,只能弓下身体拼命喘气。


    被讨厌的疼都及不上这万分之一。


    他重新组织队员防守的时候眼神划过场边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叹了气。


    你恨我也行,讨厌我也行。老死不相往来都行。我宁愿永远维持这种见不得光的暗恋,也不能看你在我面前承受那种痛苦。


    他打定主意比赛结束就去找教练。这队长他不能当了,因为马思远显然是喜欢当这个队长的。看到马思远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他也心疼。他得给自己留条活路。


    以后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这样应该就没那么痛了。


    5.


    比赛结束,因为缺了王牌球员,理所当然地输了。


    马思远的怒气理所当然地像迫击炮一样轰炸扫射,从二文到宇寻宇浩,全部遭殃无一幸免。但是Karry出现的时候他竟然发现他发不出火来。


    他只觉得悲哀。他被抢了位置,弄伤了腿,赶下了场,输了比赛。可他竟然还是喜欢他。


    Karry又盯着马思远的嘴看了。因为不敢看眼睛,不敢看眼睛里是不是真的有厌恶存在。可是马思远的嘴就又痒了。他噼里啪啦抱怨了一大堆,与其说在指责Karry,不如说是在自责。


    “你就那么在意队长这个位置?”Karry少见地打断了马思远。他希望可以死个痛快。虽然他不认为先把马思远想要的还给他会让他好过一点,不过最起码,这是他的态度。即便被讨厌,他也想让对方知道哪怕一丁点的,他的真心。就算因此把他推得更远,他也希望就这一次,能对得起自己的心。 


    “我有在意吗?”马思远认为这个问题非常的可笑。难道自己越在意的东西,抢起来越有成就感吗?这样看来Karry其实成功了。他抢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和年轻的青涩情感,却把他当做一个为了小职位而斤斤计较的小屁孩。“我有什么错?我最珍惜的都被你抢走了!”话里带出的哭腔,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当然把Karry也吓了一跳。他接下来要故作轻松地说的话都被堵了回去,有点不知所措。马思远的眼睛真的红了。Karry不幸地把那严重深深的自我厌弃解读成了对他的厌弃。他不知道现在心这么疼是因为被讨厌的难过,还是单纯不想看马思远哭。 


    “马思远,我们还算朋友吧?”Karry不知不觉问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问,大概是抱着抓救命稻草的心态吧。他觉得自己这副纠缠不休的嘴脸真是难看。他想说“你不要哭了”,可是根本来不及张嘴。 


    “朋友?你觉得还算吗?”马思远感觉他的嘴好像被人绑架了。尤其是这句话说出口,他看到Karry眼中那么明显的绝望,他后悔了。可是报复的快感让他管不住嘴:“戳中你的痛处了吧?告诉你,我这样骄傲自满的人,没有朋友!”


    “你再说一遍试试?”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Karry还是被这样带讽刺意味的拒绝伤害了。他从没这样觉得自己卑微过。他用颤抖的手拉住马思远的衣领提起来,与其说是在质问,不如说是慌乱的掩饰。掩饰正在崩塌得四分五裂的,他渺小的自尊。他甚至以此为借口最后一次近距离地去看马思远的嘴唇。最后,再让我好好看看你吧。 


    “哟,终于忍不住要打人啦?”Karry一靠过来,马思远就慌了。他害怕抓着他领子的Karry感觉到它擂鼓一样的心跳声,于是赶忙提高音量胡言乱语:“你打啊?朝我脸上打啊?你不打,我早就想揍你了!”然后挥开本来也没什么力气的Karry的手,一拳打下去。


    拳头隔着嘴唇磕到了牙上。马思远的手很疼。可是他的头更疼。Karry回过头来两眼空洞的面朝他的方向,一脸茫然。他的嘴唇出血了。他打的。可是他竟然有那么几秒钟的冲动想要舔上去。


    马思远,你疯了。 


    “以后训练的时候,小心你的腿不要拉伤了。”声音很轻,话没头没脑。Karry的眼睛有点对不上焦距,说完转身就逃。 


    “你管这些做什么,你又不喜欢我!”马思远豁出去了。反正头疼得要死,都单相思了还怕别人知道么。Karry这明显要跟他绝交了还不放弃关心他撩拨他,他就破罐子破摔估计也不会更差了。 


    “你说什么呢?”Karry全身一抖,回头不敢置信地看着马思远,声音飘乎乎,好像不敢用力。 


    “我说真的Karry,这一点都不好玩。我头疼的快疯了。你不能再这样了。你爱抢什么抢什么,随便你,我还真不在乎那些没用的,你高兴就陪你玩。可你又不喜欢我,干嘛这么关心我呢?你又不喜欢我碰你,干嘛对我动手动脚的呢?我自以为是,以为那些都是喜欢的暗示,我接受暗示了,上钩了,然后你就跑了,那我怎么办啊?”马思远越说越委屈越哭越大声,“你救救我吧Karry,我头太疼了!我承认我单相思,你就饶了我吧!你赢了还不行吗?”


    他脑子里一点逻辑概念都没有,想什么说什么,一边说一边哭,说完了还捶桌子,跟平常端着班长架子的马思远就像两个人。


    Karry一动不动盯着他哭,盯了足有两分钟。这两分钟他的大脑高速地运转着,但之后怎么也想不起来都想了啥。然后猛地醒过来上前抓住马思远的胳膊。


    “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有什么就在这说!”挣扎。 


    “我有话单独跟你说!”再抓住。 


    “这又没外人,就在这说!”老子脸都丢到家了,还怕人看?再挣扎。


    Karry环视了一圈看傻了的小伙伴们,无奈地薅着马思远的后脖子就给拉走了。


    “真好。”宇寻淡淡地回头,淡淡地望向远处的人影。


    6.


    两个人去教练办公室,向教练说明了情况。马思远的篮球队长回来了,他还云里雾里的呢。


    从办公室出来走在拐角的楼梯上,马思远的脚下有点飘。


    “哎,你到底什么意思啊?同情我啊?”老子不吃这套!


    “班长委员会副主席我也不当了。”


    “啊?”


    “班长我也可以不当了。”


    “啊?”


    “情书我也不收了。也不管你收不收了。”


    “啊?”


    “你不高兴的事,我以后都不做了。”


    “啊?!”


    Karry站在马思远的下面一级台阶上,微抬了头正对马思远的脸,这次,他直接看着他的眼睛。


    “我不喜欢你?我这样还叫不喜欢你?你傻啊?”


    马思远从耳朵开始像点灯一样一路红到鼻子尖,耳朵里一片血液高速流动的声音。但是那砰砰砰的一定不是他的心跳。绝对不是。他想说点啥,但是绑架他嘴巴的人好像变哑巴了。 


    “让你误解,我承认是我的错,”Karry一笑竟然有两颗虎牙,“我自以为是,怕你知道会讨厌我,所以不敢靠太近。可是我又管不了自己。如果你能感觉到我有一点好,一点温柔,就别怪我了,行吗?”


    “……刚才为啥不让我上场?”马思远!你嘴巴怎么回事?绑架也找个靠谱点的呀!


    “你腿疼,我心疼。”


    嘭!脸更红了。


    “……你嘴疼么?”


    “还好。你手疼么?”


    “……疼。”马思远低头看了眼手,又抬头看了看Karry的嘴,“知道我打完在想什么吗?”


    “后悔?”


    “不是。……想舔你。”


    然后他就真上嘴舔了。 


    “……好了,这下什么东西都是你的了,一直乱发脾气的家伙。”


    7.


    青春什么时候来?


    成长到脱胎换骨的时候。


    成长是什么感觉?


    嗯……,有点疼吧。


    ——The End——


    By 蟹膏老汤圆 2014年3月15日   


    那个啥,番外在这里:

http://ky921118.lofter.com/post/32e84c_f47bcc

连续阅读有助于调节血糖。

就酱。

评论
热度(1281)

© 泥里抠 | Powered by LOFTER